新网站上线啦!

百姓生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信息中心 > 百姓生活 >

【百姓生活】蒜价回落有人一单亏几十万

发布时间:2016-04-19点击量:

 
过去的一个多月中,大蒜再次引爆了有世界大蒜华尔街之称的金乡。但一阵喧嚣过后,还是回归目前的平静。
2

过去的一个多月中,大蒜再次引爆了有世界大蒜华尔街之称的金乡。但一阵喧嚣过后,还是回归目前的平静。

2月底,原本平稳的大蒜价格扶摇直上,短短十几天的时间每市斤蒜价竟然创下了近20年来的最顶峰——6.5元。但当经销商都等待更大惊喜到来时,他们迎来的却是急转直下的局面,目前大蒜价格又回到了4.5元左右。

山东鲜蒜将上市蒜价回落 炒蒜的有人一单就亏几十万
2

蒜价暴涨,蒜农盼有好收成

天气渐暖,田地里的大蒜苗已接近40厘米高,再过一个多月,这些鲜蒜就要上市了。在紧邻金乡县城的高河街道大王楼村,1000多亩农田一派深绿色。这个800多口人的村庄是金乡县最早种植大蒜的村庄之一,目前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大蒜。

山东鲜蒜将上市蒜价回落 炒蒜的有人一单就亏几十万
1

蒜农王国强和妻子正在蒜地里仔细打理着蒜苗,十亩的蒜地,两个人需要四五天时间才能“照看”一遍。“都说今年大蒜行情不错,等鲜蒜下来看看吧。如果能卖到3元/斤,就很好了。”王国强淡定地抬头说着,多年来他见证了大蒜价格的起起伏伏。2015年冬天的一场大雪曾让全家人很是担心,如今蒜苗长势和去年差不多,“会有一些减产,但差距应该不大。”

去年干蒜收购价格是2.5元/斤,其实蒜农们并没挣多少钱。王国强算了一笔账,不算蒜种和自己家人工,一亩地成本为2000元—3000元,如果是购买蒜种,再加上雇人播种和剜蒜,以及浇水、施肥,一亩地成本能要达到4000元左右。按每亩地产干蒜量2000斤,即每斤成本为2元/斤。“这样每斤我们才挣5毛钱。”王国强坦言,“要是每斤低于2元,一年不是要白忙活?”

保险起见,不少蒜农选择和大蒜收购商合作,将地包了出去,即收购商与蒜农预先商定好价格后后签订合同,之后价格如何都与蒜农无关。据初步统计,目前金乡已经大约有10%的蒜农将地包给收购商。

王国强的邻居王大娘家去年种植了8亩大蒜,因为家里劳力少,她以每亩2000元的价格包给收购商。“人家高的都包5000-6000元,我这价格低,收购商来收蒜时还嫌弃个头小。”或许是价格低伤了心,今年王大娘没有再包地,只种了一亩多大蒜,剩余田地全部种上了小麦。

在大王楼村,将地包给收购商的少之又少。“主要是行情不好说,万一包的价格低,鲜蒜下来价格高,还不如自己卖呢。”近期大蒜价格暴涨,王国强也略有所知,“价格涨了总比降了好,今年的新蒜就快出土、上市了,收购价格高了,我们也能多收入些。”

蒜价疯狂,打个电话能涨三毛

18日下午,大蒜经纪人老薛正忙着带人在一栋冷库装货。一位广东客户委托他购买了20吨大蒜,送往湖北售卖,收购价为4.5元/斤。“2月底时,普通大蒜价格每斤四块五,不知咋的,从那后大蒜就坐上了火箭。”

老薛记忆深刻,3月13日,即使是品相最差、个头最小的大蒜每斤也能卖到6.3元,普通大蒜更是达到了6.5元/斤。不过这种情况只维持了两三天,此后便一路直下,现在又掉回到了四块五一斤。

今年蒜价涨势之快,让在大蒜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老薛也很是吃惊。他清晰记得,3月10日下午,他为一外地收购商购蒜,问过价格后,打两个电话联系车辆发货的功夫后再回来,“也就最多15分钟,蒜价每斤又涨了3毛钱。”

在中国大蒜产业信息联盟秘书长、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常务会长杨桂华的办公室,一张贴了近半面墙的曲线图记录着近10年来大蒜的行情。“2010年金乡大蒜迎来了一次价格高峰,但也只是每斤6.4元。今年能够出现这个价格确实出乎了所有人预料。”杨桂华手指今年3月中旬的曲线图位置,一个“小山头”与过去几年曲线相比可谓个头最高。

杨桂华介绍说,蒜农卖出得多是干蒜,鲜蒜剜出来,在自家场地晾晒近俩月,收购商收完干蒜,再存放到冷库里。在金乡共有大大小小3674栋冷库,每栋储存量为800吨,除了存放金乡县本地大蒜,还辐射周边多个产区。4月中下旬,经过半年多市场消化,陈蒜库存量已不多。可以说,目前正处于陈蒜和鲜蒜青黄不接时段。

在金乡县南店子街,大大小小的冷库多达上百家,但记者走了一圈下来,却并没有看到任何忙碌的景象。“3月底时,冷库就已经被清空了。”一冷库老板王先生告诉记者,去年大蒜收获后,他库存量为900吨,全部是一位长年合作收购商的。“冷库就负责冷藏存放,收取300元左右/吨存放费用。”另一位冷库主介绍,他家冷库存放了一位东北收购商800吨大蒜,收购时价格为2.3元/斤,价格涨到3.5元/斤时没卖,后来下跌至3.25元/斤全部卖出,这样这位收购商赚了75万元。

采访中,多位大蒜经纪人坦承,收购商收购大蒜如同炒股,有赚也有赔。在3月份大蒜价格上涨到顶峰时,一位收购商购买了34万元的大蒜,没想到价格突然下降,到现在他已经赔了24万元。对于大蒜价格涨跌,大蒜经纪人老侯有自己的看法,“觉得今年行情好,收购商就大量买入,等价格达到心理预期,收购商们都想卖出,价格自然就下降了。”

渠道混杂,行情信息有真有假

金乡是全国大蒜的主产区之一,金乡及周边几个县市的大蒜占到了全国大蒜主产区产量的一半以上,库存量更占到了全国大蒜的六七成之多。“说金乡决定着的大蒜的全国乃至世界行情一点也不为过。”杨桂华说。

“短短20多天,大蒜价格落差达到4000元/吨,过山车式的行情,对整个行业都无益处。”杨桂华介绍,和普通农产品不同,大蒜价格波动较快,主要原因是产地集中、储存集中以及销售集中。这使得行情信息传播极快。

金乡县缗城路上的南店子大蒜市场,每天都聚集着数百名大蒜经纪人。在业内这里有“大蒜华尔街”之称,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大蒜价格都由这里主导。收购商、销售商以及大蒜经纪人在街头集聚,散播着各种大蒜信息,人员混杂,散播的信息也有真有假。

为让行业健康发展,金乡县建立发布大蒜价格指数制度,每天发布各种品相大蒜价格。市场上对大蒜的需求平均在6000到7000吨/天,如果出库量多了,价格就会有所下降,出库量少,价格自然上升。“不过,目前整个大蒜库存有多少,谁也说不清,这让行情有了操作空间。”

对于大蒜整体行情存在人为操控的可能,杨桂华进行了否定。他向记者讲了一个传遍金乡街头巷尾的故事,2012年,金乡来了一个人称“朱老三”的大户,他带着好几个亿的资金大肆购买,企图将蒜价抬到高点大赚一笔。之后,虽然蒜价短期内快速拉高,但很快又掉了下来,“朱老三”以赔了一个多亿收场。

2010年、2012年、2016年是大蒜价格的高峰,2008年底,大蒜价格一度跌至只有8分钱/斤,这都是不健康的。“我们一直在致力于建立大蒜信息发布平台,随着信息传播越来越透明,大蒜价格也会越来越稳定。”对此,杨桂华有信心。在大部分蒜商看来,市场供需是决定大蒜价格的最根本因素,多个例子证明,“大蒜产量多了,再有钱也难以炒起来”。

在市场的大潮下,如何建立一套规范、科学的信息渠道和行情发布机制,让更多人理性与现实对话,才是所有人都期待的。